寂寞的夜裏


所有的堅強就在那一瞬轟然碎裂一地提升鼻樑,女子就那樣伏在身邊男子的肩頭嗚咽失聲,直到無力的蹲在樹蔭裏抽泣,嚇的男子束手無策,路人紛紛側目。沒有人能知道,一襲翩翩玫裙的女子心裏是如何的悲涼……

原以為,自己的離開可以成全你的幸福,可是植髮失敗,在這個季節往前再往前的春天,我接到一個意外的電話,那天窗外正春雨綿綿,落地玻璃上的雨水密集的蜿蜒。

曾多次出現在你我之間的小丫頭,如今已是鄰家有女初長成了的表妹忐忑的問:姐姐,你幸福麼?

對不起,這麼久來,我還是個笨拙的女子, 最不擅長植髮失敗心口不一,所以這突如其來的發問,問得我一時無語,然後笑得很幹澀。

表妹又吞吞吐吐地說:我見著那個……哥哥了!

明知表妹的吞吞吐吐是不願擾了我的平靜,可是,她還是女傭擾了,而且擾的很徹底。

我是希望你幸福的,即便這幸福的前提是你將我忘記,甚至將我從記憶裏一鍵刪除,我……都願意。可是,表妹說你離婚了,表妹說你想跨過千山萬水來尋我。

驚鄂之後,想大笑,卻淚水橫飛!

怎麼告訴你?在猝然分別後,驕傲矜持的我是如何在暗夜裏偷偷地溜到那棵白樺下,那是你每天守候我的地方。嗅著宛若還留有你的氣息的空氣,癡望著歸巢的烏鵲呢喃著盤旋在蒼蒼寂寂的頭頂……明明知道你不會再出現,卻偏不肯離去,像是負氣,又像是償還你付給我的等待,等得而無望而委屈。有多少次,四起寒風吹亂了我的發絲,吹的我衣袂獵獵作響。當不勝風力時我便蹲在雪裏,幻想你攤開的雙臂,幻想你燦若星辰的笑眸。 面前不斷呼嘯著來來去去的車輛,帶來片刻的燈火後又拋下一地的冷清。中間曾有幾輛大卡車載滿著過冬的大白菜呼嘯而過,那白菜淩冽的味道久久的彌漫在寒氣中。那味道停佇在我的記憶裏多年一直不肯散去,某年的冬日黃昏,行走於另一城市的街頭,一輛大卡車擦身而過,那曾熟諳的味道瞬間便讓我淚流滿面。我下意識抱緊自己雙肩,恍若又回到了那些個淒清蕭瑟佇於街邊守候你的黃昏。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