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是我們贏了

我們和鄰裏的關係不是很好,用老公的話講,就是以前他的爸爸無能,什麽都不會做,也不會找錢,周圍的人就對我們一家想怎樣就怎樣,哪怕最不合理的條約,家裏都無法反駁,但今年發生了三件事,我們卻贏了。
說來好笑,老公竟然在大年初一的那天早上,用一個大筒炮,把照明的電線給炸斷了。這一炸不打緊,一下子我們住的這一邊七八戶人家人都朝我們這邊湧來,因為就在我們放了一個很響的筒炮後,電燈就都熄了,於是有的人埋怨我們沒有放好筒炮,竟然把筒炮放在電線下,有的人就搬來梯子,拿來老虎鉗,把掉落的線剪下來,以防發生意外,更多的人出謀劃策,最後一致決定,天亮就叫電工來接上,大過年的,竟然沒有電,這是個不小的問題,隻有一家,就住在我們旁邊的那家,名義上稱哥哥,但我們關係一點也不好,本來,他家兒子媳婦今年回來過年,添了一個孫女,買了一輛小車,本想著熱熱鬧鬧的過個年,沒曾想我們的折騰,竟然讓他們連最基本的照明都變成泡影,所以他叫囂的最厲害,甚至發言,如果我們不給他弄好,要怎樣怎樣修理我們,老公不吃這一套,說我們又不是故意的,並且電線也不是在我們這裏斷的,如果說歪點,是不是我們炸斷的還不一定,僅僅是我們放了筒炮後,電燈就熄了。如果說硬了,你愛怎樣就怎樣,直把那人氣得夠嗆,第二天一大旱,沒等電廠的人來,老公就把線接好了,那家人也沒怎樣,事情就這樣結束了。這算打個平手吧。
也許上麵的那件事,我們結下了怨,緊接著,我們和那家人有一塊土想鄰,我們的在上麵,下麵的土相鄰,他頭腦發熱,把我們的土溝要挖過去,說是他們的,就這樣你挖過來,我挖過去,最後我們上麵的那塊土竟然挖出一條深溝,老公氣不過,就在他家路過我們的地方,也挖一個大坑,讓他家的愛車不能通過,那家人就請出村裏的幹部一調解,村裏的村長,會計,還有隊長,把土裏的樣子看了,又看看路上的情況,最後判定他家輸了,把土裏的溝還原,我們也把路還原,溝是我們家的,雖然最後土也不是完全還原,但我們還是把路填好了,至少村裏的幹部評判那家人無中生有,這一局算我們贏了。
不久,另外一家人,他家的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那家男主人是跛子,暫且就叫跛子家吧,跛子家是出了名的橫蠻,用老公的話講,從祖宗下來,他家就壓製著我們家,與跛子家鬥,就是雞蛋碰石頭。這一次,跛子家的土在上麵,換我們的在下麵,跛子家的媳婦就在土邊上栽了一排茶葉樹,我們的土邊剛好是路,如果他家的茶葉長大,我們的土就不知又要踩過來多寬,是他家侵占了我們土地的空間,於是老公不動聲色的在一次打除草劑時,把那行茶葉也打了,茶葉兩天後黃了,跛子媳婦就找我說,以為我是軟柿子,好捏,我一聽名正言順的說,不是我打的藥,況且是他們違規在先,自己看著辦吧,同樣跛子家也是把村裏的幹部請來,他以為以他是複原軍人的資格,以他的人緣,村裏人肯定會定我們的罪,當村裏的幹部看到跛子家確實把茶葉栽錯了地方,這樣栽,人家還怎樣作土,就判跛子家不對,打死的茶葉樹就打死了,以後也不要再栽了,並且不許再鬧事。這一回還是我們贏了。
如果一個人是對的都不堅持,那麽所有的人都會來欺負你了,我們之所以不和別人鬧,是因為我們不想把鄰裏關係搞僵,但這是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確切的說,我們在拿到理的前提下才會去爭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做人就是這樣。
版權作品,未經書麵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原文地址:http://www.duanwenxue.com/article/4621991.html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