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貫長虹的美麗





為什麼會是這樣?我依然對你有不同的感觸,就象那一瞬間dermes為你鋪排,在懸疑的夢中,實現了我愛你的價值。人都是美麗的,不論你是仰望天空還是目視大地,自然的美是毋庸置疑的。誰是美的制造者,誰就是愛的英雄。不要否定,也不要嗤之以鼻,我們都是愛和美麗的制造者。噴泉的美麗也不就愛乎所以,從奔跑到浪漫,從直襲雲天到一名驚人,這都是美的懸疑。你或許在眺望,或許在觸目驚心,可誰能抹掉那美麗的一瞬呢?你既然是出汙泥而不染的荷花蓮子,我就是你愛的噴泉。從喜歡上你那刻起,我就注定了是你的美麗。不管那愛有多高還是有多遠,但最終還是回流到我們的身邊。就象在眼眸中定格的那一瞬,象銀花的爛漫,象天花的飄灑,美麗在一刻間就誕生了。

如果你置身於那美麗的噴泉之中,你就會感到什麼是驚險dermes和刺激,你就會在那噴湧的豪氣中,感覺到一種美麗的涼爽在釋懷。那雲蒸霞蔚的感觸,那淋漓盡致的鋪瀉,在你美麗的尖叫聲中落下愛的帷幕。一次次沖起,一次次的鋪瀉,在那回流的夢裏,往流回旋,真個的美,美的刺激,你就象水霧裏的尤物一般,那般閃亮的洗滌和沐浴,刹那間,你會感到一種美麗的釋然,就象沐浴在噴泉裏,享受著愛的美好和給予。

也許花美,不單純是靠水和雨露的滋潤,也要靠那一種力dermes的扶持,溫柔的美麗是好的,但也不能沒有力的感觸,你說是吧?每當你融入那美麗的陶醉裏,你便會覺得到,美到底是什麼?那不是一小碟落花生,而是象美麗的噴泉在噴湧。就象你在臨窗口,看到美麗的長虹掛在天邊的那一瞬間,你就幻想要是自己能摘下該多好哇?或者自己坐到你彩虹上面,更是愜意得很。你曾經幻想過徐志摩寫的《再別康橋》的美,你還幻想過戴望舒寫的《雨巷》裏彳亍的浪漫,我真希望你是那撐著油紙傘的姑娘,走在我愛的雨霧中,美麗迷人的雨巷裏,可是,我只能在靜靜的等,等待著你的到來。也許最真實的莫過於自己,誰與自己過不去,誰就是失敗者。從噴泉的美麗到驚心動魄的抵觸,我和你也許都經曆過,那就是愛的給予。美麗是靠愛制造出的,沒有愛是制造不出這美麗的盛景。

孤影常伴燈


你在夜裏寫字,我在昏黃中佈景。風吹皺那煙波浩渺的迷離,也想吹散關於你的記憶。你在紅塵打坐,我在紫陌修佛。故事的落點充滿懸疑,沒有格式的漂移,誰知道會在哪一程遇見最後的歸一。黑暗鳶尾是縹緲的絕地,淒厲的字句誰把宿命的格局開啟,遇見是疼,離別是祭dermes



萬般皆因果,何須嗔歎?春,不經意間消散。我開始追憶,你給的一襲溫婉。以及,你給的望眼欲穿。有些畫面被湮滅成了永遠,像極了桃花灼灼,嗅不到香豔,卻也不曾埋怨。一痕淚被風乾,跌宕起伏的高潮,終於塵埃落定,夏至春已晚。笛聲依舊,飛絮舞成煙,珠簾漫卷。誰?點燃了暮色花開淺 dermes

如果你捨不得我哭,那就不許你認輸。如果人生是一場久別重逢,那用我餘生陪你把漫天風雨都走過。如果還可以流淚,就覺得自己是活著的。如果醒著,那一定睜開眼睛,在最黑的瞬間,等待黎明的曙光照亮心裏的蕭索。如果可以觸摸,只想把手放在你的心口,不是為了碰觸你的熱,是想感知那律動與我相關。夢是一種無奈,思念是無邊的海,如果彼此都在最美的年華凋落,那就讓秋風落葉把你我一起掩埋,再也不會有靈魂孤單的徘徊。二十一克的擺渡,多少深情相擁,然後讓歲月漂白dermes。如果可以就在你的懷裏睡著,永不醒來,一夢千載。

空杯了,就把塵世遮罩,開始了沉睡,或許老天心太狠,總是要奪走最美好的時光,不負如來不負卿,呵呵!我們誰都不能辜負,只好把自己淩遲了千遍,然後血肉模糊的成了木偶人。還殘存的一丁點餘溫,你要記住我是你的誰。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