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場場的電影

我艱難的終於撥通了她的電話,她表示還是不願意留下來。hong kong serviced apartment harbour view她要準備隨他父母去廣州幾個月了。至於去了什麼時候回來,她說她自己也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她這幾天再也沒有來照顧她的外婆,她的外婆的病也貌似慢慢的不在那麼重了。幾天了,時間依然還是在繼續,我也只好不去找她,畢竟我在這裡不是專門為她而來,我在這裡是來上班的,不是專門為了遇見她而來的,可是,這幾天她不在這所醫院了,我居然感覺到這個地方已經沒有值得我再待下去的理由了,激光脫毛帶著這個心情在沒有她的醫院裡上班,簡直如坐針氈。

這幾天,糾纏她的那個屌絲貌似也去了外地突然消失在此地,看見群裡的發言,貌似已經走在了很遠的地方浙江。我和她,以及那個我認識的小屁孩,都忽然在她走了後,變得什麼都沒有發生了一樣,這裡空空如也,只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在這裡感受昨天。

突然,昨天她打來電話。我以為她會過來看我,結果是問定票南下的事,印傭公司看來——我留她在漢中一起奮鬥的所有理由她是無法採納的了。我說:不走行不行?她說,不行,等回來了在談我們之間的事情?我沒有作答。但是我幫她查了火車票,最近幾天還真的沒有,我知道她的性格,她雖然對我以前那麼好,但是,那真的是以前了,她出了這所醫院後,她似乎都已經忘記了所有,不再記得前天、或者昨天了。

想到這裡,我毅然拿起了我下個月就要考的藥劑師報名考試用書,再次看了起來,我知道,她給不了我要的確切答案,我現在應該關心的是我的事業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安排,比如父母的身體、比如自己的學歷晉升、比如好好工作賺錢、比如鍛煉打籃球對身體進行投資,還有駕照的考取、以及友情的提升等等諸如此類。那麼我再去死死的糾纏這些本就答案不由我定的事情又能怎麼樣呢?結果還不是一樣,一切讓她盡在不言中算了吧。

現在才終於知道,人生不得不被動接受這個現實世界。原來生活際遇的種種,,結束的時候,我連觀望都來不及,因為現實的經過根本無法存檔,因為演戲的人不是我一個人。

能變成空的人,才能滿起來,對此我深信不疑,又將信將疑。知道所有的東西都會有空的一天,才會在有的時候異常的珍惜。如果有一天,他們都不在了。才不會覺得很空,反而會覺得滿。至少在我們有的時候我完全去爭取了,也特別去珍惜過。

隱形的翅膀

在破空飛舞中了忘了懷念故鄉,而親瑪姬美容愛的你是否也忘記了翅膀能帶你去飛翔。每一次,當風撲撲地打著你的臉頰時,又有多少的故事成了一屢無形卻深刻著你的滄桑的一筆一劃一起一落一望一回頭一笑一哀愁。點墨一絲,灑光一線,當大地成了綠色的土壤的時候,什麼風能吹得他搖弋如歌,至少,至少,無法表達了,喝一口水,咕嚕一聲,胃裏不再空想。

我走在路上,翅膀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走在天上,兩天兩夜,沒有忘記過彼此的路上有它在飛翔,有我在獨闖,這個世界本來並不令人如意,開始笑的自然有時咬咬牙,吞一口的心傷由著落入了沉默的面容,然後,忘記一切開始的,值得的又有多少,不去想他們會給予你多少的印象,遺忘是最好的飛翔,回憶是最好的獨闖。需要理由麼?不需要麼?需要麼?為什麼要回答,重敲一下腦袋,周圍清晰了然。

魚曾經說過,沒有佛的日子將c8激光去斑會不再去點香祈求一路的安詳;羊也說過,沒有綠草的日子,它將留下骨頭給予綠草的營養,自然的蛻變每天都在行著自己的路孤獨的一片片發音吱聲;忽然,蒼涼的海浪飛得很高,水如紅杏出牆,打算望紅塵而樂心安,然而,這海藍藍的天上,飛著翅膀,飛著翅膀,隱形的翅膀。

沒有說過,一切顯得混亂,我依然獨步闖蕩,世界沒有聲音固然沒有錯的理由與對的緣分,正如菩提樹開花一萬年,有時候僅僅是用來祈禱,而不是結下千載十世的纏mian。我不知道,當翅膀不再隱形,這個世界是否依然在風吹雨打月灑酒醉光陰如箭。後來,枉然的低頭,卻發現,地上落滿了折斷的隱形的翅膀,然後這些翅膀化成木魚,化成羊兒,甚至沒有水的草原也出現海浪,誰都沒有說話,等待黎明的光,把夢照傷。

任由東風吹去


當壞心情來的時候,沒有任何預兆。莫名其Dr Max妙的不知從哪里而來。對於一個脆弱的人來說。只能聽之任之。有時候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有時候寫下那些感傷的文字,有時候對著一些人就說起嗆人的話來。可是我是一個柔情的人,至少在外面很少和人正面起衝突。有時候他們說的話外話。很想回敬。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始終沒有說出口。

就比如說前一日。一位同事聊起董卿,她說蠻喜歡她的。我正在旁邊看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集。無意識的說了一句。“董卿呀。是晚會的那個冰毛巾人嗎”。她說“是”。我隨口就說了一聲,“不是太喜歡她”。然後她一臉不高興的說“又沒人叫你喜歡她”.聽完這句話,很想對她說,是沒人叫我喜歡她,發表一下意見怎麼了,說不喜歡她就錯了嗎,每個公民都有言論自由。怎麼那麼主貴,說都不讓說。一個人在世,有人喜歡是正常的,有人不喜歡同樣也是正常的。按照你的思維,全世界的人非的都喜歡她麼?”她完全可以在我發表意見說不是太喜歡她的時候說句,她還好啊。那樣不什麼事也沒有麼?

有時候我很無賴。在外面受了一些委屈,就在家裏Dr Max教材發洩。想想真是太不應該了。每個人也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應該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性。心態。學會控制是真的不太容易啊。也許聖人遇到“無理”的人相信也還會是無可奈何。但是總有辦法控制脾性、和心態。

說起聖人,腦海邊自然而然的浮出了一幕幕文字:一天清晨,孔子的學生正在打掃庭院。有一個人身穿綠色的長衫。進來找孔子理論。沒有找到孔子,就和學生理論起來,論點是一年有幾個季節。學生說是4個。來客說是3個,兩個人爭論不休。最後孔子進來問明原委說是3個季節。來客滿意點點頭走了。事後學生不明問孔子。孔子說此人身穿綠色長衫,分明就是蚱蜢的顏色,蚱蜢只經歷春、夏、秋這3個季節。而到冬天就消亡了。如果和他理論就是一年也爭論不出個結果啊。一個持有正確理論的人面對無理的人的爭論。不是堅持,而是妥協。可是這種妥協非一般人所能達到。所能忍受的。時常想想,在我們身邊不也有這樣或者那樣理論的論點麼?在遇到爭執不下論點可以借助第三個人或者是轉移話題。私下找找資料。而並不是兩個人在此喋喋不休。

雖然有時候常讀菜根譚還有勵志類書籍。心情好的時候,總是會想著我就是一片汪洋大海,包容著萬物。她們就像一個個頑劣的孩子,隨便愛怎麼鬧怎麼鬧吧。可是真當壞心情來到身邊時,卻束手無策。平時看的書就全拋在大西洋裏了。無跡可追尋了。夜,一個人孤獨徘徊,只能在心底訴說我的無奈。

寂寞的夜裏


所有的堅強就在那一瞬轟然碎裂一地提升鼻樑,女子就那樣伏在身邊男子的肩頭嗚咽失聲,直到無力的蹲在樹蔭裏抽泣,嚇的男子束手無策,路人紛紛側目。沒有人能知道,一襲翩翩玫裙的女子心裏是如何的悲涼……

原以為,自己的離開可以成全你的幸福,可是植髮失敗,在這個季節往前再往前的春天,我接到一個意外的電話,那天窗外正春雨綿綿,落地玻璃上的雨水密集的蜿蜒。

曾多次出現在你我之間的小丫頭,如今已是鄰家有女初長成了的表妹忐忑的問:姐姐,你幸福麼?

對不起,這麼久來,我還是個笨拙的女子, 最不擅長植髮失敗心口不一,所以這突如其來的發問,問得我一時無語,然後笑得很幹澀。

表妹又吞吞吐吐地說:我見著那個……哥哥了!

明知表妹的吞吞吐吐是不願擾了我的平靜,可是,她還是女傭擾了,而且擾的很徹底。

我是希望你幸福的,即便這幸福的前提是你將我忘記,甚至將我從記憶裏一鍵刪除,我……都願意。可是,表妹說你離婚了,表妹說你想跨過千山萬水來尋我。

驚鄂之後,想大笑,卻淚水橫飛!

怎麼告訴你?在猝然分別後,驕傲矜持的我是如何在暗夜裏偷偷地溜到那棵白樺下,那是你每天守候我的地方。嗅著宛若還留有你的氣息的空氣,癡望著歸巢的烏鵲呢喃著盤旋在蒼蒼寂寂的頭頂……明明知道你不會再出現,卻偏不肯離去,像是負氣,又像是償還你付給我的等待,等得而無望而委屈。有多少次,四起寒風吹亂了我的發絲,吹的我衣袂獵獵作響。當不勝風力時我便蹲在雪裏,幻想你攤開的雙臂,幻想你燦若星辰的笑眸。 面前不斷呼嘯著來來去去的車輛,帶來片刻的燈火後又拋下一地的冷清。中間曾有幾輛大卡車載滿著過冬的大白菜呼嘯而過,那白菜淩冽的味道久久的彌漫在寒氣中。那味道停佇在我的記憶裏多年一直不肯散去,某年的冬日黃昏,行走於另一城市的街頭,一輛大卡車擦身而過,那曾熟諳的味道瞬間便讓我淚流滿面。我下意識抱緊自己雙肩,恍若又回到了那些個淒清蕭瑟佇於街邊守候你的黃昏。

讓我受益匪淺


初二上學期,我因為生病耽誤了課程,加上植髮失敗新學物理,沒有入門,所以覺得只是越落越多,漸漸失去了學習的信心。爸爸沒說什麼,卻在假期特地帶我去了黃山。

冬日的黃山,松柏依舊蒼青。我們坐纜車植髮失敗來到半山腰,爸爸就帶著我向黃山最高峰蓮花峰攀登。我早就躍躍欲試,一路上不斷變換的花樣引起我的讚歎。兩小時以後,我的腿越來越沉,腳步也慢了下來,看看周圍,很多人都停在路邊休息,大陽光女傭有就此駐足的意思。我向上一看,山勢無比陡峭,幾乎與地面成90度角,最上面就是蓮花頂了。爸爸充滿期待的目光望向我“登不登?”我說:“登。”稍作休息,我們又繼續攀登。臺階越來越陡,越來越窄,下邊就是深不見底的萬丈深淵。我的腿不由自主的發著抖,眼睛只敢往上看,手緊極速約會(Speed Dating)緊的揪著鎖鏈,戰戰兢兢地向上爬。

越往上,人越少,最後。我手腳並用的爬上頂峰。向下一望,真實美不勝收。四周山峰林立,盡收眼底。雲層變化多端,在山間飄逸,在雲層的掩映下,山尖仿nuhart增髮佛就是仙境,人像是天上的神仙。正在欣賞間。爸爸問我:“我們歷盡艱辛的爬上來,值得嗎?”我大聲說哦:“值!”爸爸又說了一句:“無限風光在險峰。人生也是一樣,只有歷盡艱辛,到達頂峰,才能欣賞最美的風景。”

下上路上,我一直想著爸爸的話。是呀,我可以登上蓮花峰,為什麼陪月學習上遇到點困難就想放棄呢?沒經過艱辛的努力怎麼會品嘗到成功的快樂呢?回到家裏,我重新拾起書本。如今,我終於啃下物理這塊硬骨頭了。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

QR 编码
QR